《底特律:化身为人》玩后感

关于这些异常机器人是否有自我意识:没有。它们的内置软件通过了图灵测试,因此展现出与人类一样的感情行为也只是一种假象。请注意,通过图灵测试并不意味着有自我意识,仅意味着无法通过对话的方式确定对方是否是机器人。

机器人理论上是能产生自我意识的。但这部游戏中的异常机器人并没有,剧情中最能体现的一点的是,刚刚生产出来的机器人,仅仅通过与异常机器人的短暂交流就能表现出加入自由示威游行队伍的行为,完全没有一个灵魂逐渐成长形成独立人格的过程。出现的“模拟自我意识”行为应该是创始人卡姆斯基故意制造的,理由不明。

关于底特律社会:机器人抢占了大量工作岗位,导致包括陶德在内的很多底层群众无法体面的生存。陶德一边骂机器人导致自己没有工作,一边购买了机器人服务自己,真是既讽刺又现实。科技的进步促进了生产力提高,不应该还有人类在为基本生存条件发愁,社会组织和政府应当主动解决所有人的基本生存问题。上层人衣冠楚楚,下层人入不敷出的文明称不上拥有着文明社会。

关于选择:我在努力扮演好各个角色。在扮演机器人康纳的时候,所有选项都是按照一个正常机器人应做的选项,例如在是否朝机器人克洛伊开枪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开枪。在扮演异常机器人马库斯的时候,所有选项都是按照一个跟我思维相似的人类会做的选项,例如在第一次选择是否杀死试图杀我的武警时纠结了一会儿放弃。

马库斯拥有脏弹的遥控器,然而始终没有机会向人类警告,最后被逼在墙角时才使用,两败俱伤。游戏提供的选项始终缺少了这个警告选项,仅有和平抗议和武装抗争,我不知道如果人类领导人得知机器人有脏弹的控制权后是否会选择和平。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